聚博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聚博娱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08:16:1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什么美国明明需要认真反省自身、吸取失败教训,却偏偏要“甩锅”、追责其他国家?为什么新冠肺炎明明是一个“非人类”的敌人,美国却一定要指认一个人类社会中的敌人进行问罪和打击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此这般的离奇荒诞,并不是少数人的所作所为,其中既有精英层的恶意操作,也有美国普通民众的呼应配合,所以应该被视为是整个美国社会的一种病态行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历史也的确就是如此,关于感恩节和印第安人的观念和思想很快被重新树立了。根据爱德华·科克爵士这位英国伊丽莎白时代“内殿大律师”的定义,印第安人是魔鬼的信徒,因此只能是“永远的敌人……因为他们与基督徒之间,就好比魔鬼与基督徒之间一样,只有永恒的仇恨,没有和平可言。”[12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个世界所有大洲都居住过以后,我真的相信,“西方人”是这个地球上最教条、消息最不灵通和最缺乏批判精神的一个群体。但他们自己却相信自己是消息最灵通的人和“最自由”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智主义的脉络一直是一条恒定的线,蜿蜒在我们的政治和文化生活中,并被这样一种错误观念所滋养——所谓民主就意味着“我的无知和你的知识一样好”。[8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部分其他国家都不会如此欺世成性,各国的国家建设和社会建设都会保留基本的自我保护机制和手段,当然就能够依靠自身资源应对这次疫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对连续劳动所需要的紧张程度颇感反感,以致一些人在接受强制劳动之前便自杀身亡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11]【美】爱德华·萨义德著,李昆译,《文化与帝国主义》-北京: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,2003-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9]【英】尼尔·弗格森著,《帝国》-北京:中信出版社,2012-0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媒体《纽约时报》近日援引一名共和党消息人士的话说,一名白宫助理去年曾与南达科他州州长、共和党人克里斯蒂·诺姆(Kristi Noem)的办公室联系,询问有关在拉什莫尔山增加更多头部雕像的过程。